關於我們 > 本會簡介 | 會史簡介 | 大事記| 委員名單



創會初期:

1939年 -
本會成立,會名為「港九內衣職工總會」。租用會所位於旺角上海街。
1941年 -
日侵香港淪陷,會務活動停頓。
1946年 -
日降後,恢復會務活動,租用會所位於深水步大南街十九號四樓。

組成「改善生活待遇委員會」,為全行業員工爭取「公價恤」的工價獲得提高。
1949年 -
本會工作者冒生命危險,不畏暴徒恐嚇,在會所懸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支持「中泰」、「民華」、「廣興泰」廠的員工要求調整工價獲得提高。

50年代:

1950年 -
參加「港九工會聯合會」組織,成為「工聯會」會員。

在復會後的幾年期間,本會兩位積極工作者,先後在回家途中及在會所附近街口, 分別被暴徒突襲毒打。事後仍堅強地工作,喚出「打不死再幹過」的誓言。

為籌建「港九勞工子弟學校」,積極參與賣花籌款。

為籌置成立「工人醫療所」、「工人留產所」,積極參加賣毛巾籌款。

1951年 -
美國侵朝,實施禁運,香港經濟陷於困境,製衣工人百份之九十失業半失業,生活嚴困難。本會工作者組成「生產自救組」,設法謀生,堅持把工會辦下去,及解決 一些工友的困難,共渡難關。

東頭村大火災,慰問受災工友。
1953年 -
石硤尾村等「六村」大火災,災民六萬多人。本會展開捐款慰問受災工友,並派送國內送來的大米。
1954年 -
為反對「電車公司」無理解僱員工的事件,工聯會發動了全港各界市民二十多萬人簽名支持,本會積極參與。
1956年 - 香港右派暴徒發動「九龍暴動」事件,很多公司、社團受掠劫侵犯。本會大批理事、會員冒生命危險保衛工會。
1957年 -

「海軍船塢」結束,九千多員工的職業受到威脅。工聯會發動了全港各界市民四十多萬人簽名,支持海塢員工爭取當局介紹職業,要求補償等。本會積極參與,並探訪慰問員工家屬。

港府勞工處處長戴麟趾在職業社團主任陪同下,訪問本會,了解本會會務及製衣工人的職業生活。

1958年 -

工聯會籌建「港九工人大會堂」(即現在的「工人俱樂部」),本會積極參與。

青山道「麗新」廠屬下兩分廠結束,共百多員工失業,本會舉行集會慰問失業員工,並支持要求補償。

本會歡送多批製衣技工回穗工作生活。


60年代:

1960年 -
由於美國提出要香港貨「自動限制輸美,同時,對港貨大量退貨退訂,造成百多家工廠停工半停工,影響萬多人失業半失業,嚴重影響製衣工衣工人職業生活,本會表聲明反對美國對港貨退貨退訂的做法。

1961年 -
大角咀「陳見記」、「依力」廠先後結束,一千多員工失業,本會帶領追討欠薪。
1964年 -
本會帶領青山道「萬泰」廠員工要求廠方依循勞工法例規定發給有薪假期工資,獲得解決。
1965年 -
青山道「協隆」廠結束,本會協助員工追討欠薪。
1967年 - 新蒲崗「香港人造花廠」發生勞資糾紛事件,港英軍警槍傷毆打逮捕工人。全港各界市民反對港英蠻橫做法。本會對該廠工人的遭遇深表同情支持。

港英派出軍警肆意侵犯搜掠愛國工會、社團和民居,本會大批理事、會員冒著生命危險的情況下保衛工會。
1968年 - 荃灣「運通」廠、土瓜灣「亞洲」廠、青山道「區文」廠等發生無理解僱員工事件,本會支持被解僱員工爭取補償。
1969年 - 本會籌款自置新蒲崗彩虹道八號六為新會所,舉行開幕酒會。

大角咀「嘉麟」廠,李麗萍工友暈倒車間,廠方延遲送院救治,不幸逝世遺下年老的母親。本會陪同追討撫卹金,並展開籌募葬殮費。

新蒲崗「新馬」廠採用新型熨衣機而解僱部分熨工,本會協助下,與資方交涉,熨工獲得較合理補償。

官塘「太平」廠結束,五百多員工失業。本會帶領追討遣散費。

青山道「大業」廠結束,百多員工失業。本會協助追討欠薪。

70年代:

1970年 -
官塘「歌仙娜」廠泳衣部轉生產胸圍,要員工重新簽約,本會協助下,與廠方交涉,獲底薪保證及補償。

1971年 -
青山道「廣興泰」廠,無理解僱一批工齡超過十年的熨工。全廠六百多員工發動捐款慰問,本會支持被解僱員工追討補償費。
1973年 -
本會更改會名「港九機縫製衣業職工總會」。

葵涌「運通」廠,藉搬廠要全廠六百多員工簽新約。本會帶領爭取舊員工照舊約、停工津貼、底薪等,獲解決。
1974年 -
本會籌款自置葵涌禾塘咀街127號六樓新會所開幕。

青山道「利登」廠無理解僱數名工齡十多年的熨工,本會協助追討補償。

土瓜灣「匯新」廠、青山道「協和」廠,先後結束,本會協助追討欠薪補償。
1975年 - 由於世界性經濟危機,影響各業工人職業生活,本會展開失業登記,進行慰問。並派出代表前往勞工處,要求當局關心失業問題,救濟失業工人。

新蒲崗「適時」廠,官塘「伊人恤」廠,先後結束,四百多員工失業,本會帶領追討獲大部份欠薪補償。

官塘「毅華」廠結束,本會協助四百多員工追討獲欠薪補償。
1976年 - 新蒲崗「信達」廠結束,本會協助員工追討獲大部份欠薪補償。
1977年 - 官塘「金松」廠、紅磡「天龍」廠、青山道「環球」廠、大角咀「美純」廠等先後結束,本會協助千多員工追討獲大部份欠薪補償。
1978年 - 本會籌款擴置新蒲崗彩虹道十號六樓為會所,舉行擴充會所啟用酒會。

80年代:

1980年 -
本會派出代表前往勞工處,就關於「有薪分娩假期法例」以及要求修訂勞工法例之僱佣契約、遣散費、勞工賠償等項,提交意見書。

1981年 -
官塘「萬泰」廠因結束問題引起勞資糾紛,本會協助解決了遣散費等問題。
1982年 -
本會派出代表函呈勞工處處長,要求港府設立「 破產欠薪墊支基金」問題,提出 意見。

荃灣「式高」廠結束,欠下四百多員工薪金及補償共二百多萬元。本會協助追討獲大部份欠薪補償。
1983年 -
葵涌「羅氏美光」廠結束,全廠一千二百多員工追討遺散費等共七百多萬元。本會 積極關心協助,取得突破性解決,獲債權銀行先行墊支僱員可取的優先債項四百多 萬元。
1984年 - 官塘「公利」廠結束,全廠百多員工因遣散費問題,發生勞資糾紛。經本會調解, 事件獲完滿解決。
1985年 - 本會更改會名為:「製衣業職工會」。

新蒲崗「萬達」廠結束,近百員工受影響,本會協助追討欠薪及遣散費。
1986年 - 本會擴充會所位於新蒲崗彩虹道三十號二樓,開始啟用。

官塘「康華」廠結束,百多員工受影響,本會協助追討欠薪補償。

深水「好時年」廠結束,本會協助百多員工追討欠薪。
1987年 - 向四千多會員發出問卷,調查僱主不依法例給予僱員有薪假期的情況,以及「包工制」使僱員利益受損的情況。

本會派出代表向勞工處官員反映「包工制」使本行業僱員受損的情況,爭取保障「包工制」僱員的應有權益。
1988年 - 聯同製造業各友會代表向勞工處處長反映僱主不依法給予僱員有薪假日及年假利益的情況,要求勞工處正視及嚴懲違法僱主。

本會派出代表向勞工處處長遞交意見書,要求當局就受僱性質的「包頭」的僱佣身份予以明晰的詮釋,免僱主逃避承擔僱佣條例的責任。
1989年 - 青山道「群達」廠結束,百多位工追討遣散費。本會聯同該廠二十多名代表往兩局議員辦事處請願,促使當局修訂「破產欠薪保障基金條例」的墊支範圍擴大至遣散費。

本會向社會反映二十多間大型製衣廠開工不足,反對當局輸入外勞政策。

聯同製造業各友會代表往兩局議員辦事請願,送上11,695封工友簽名信,要求當局修改實施了十一年仍沒有修改進的一年七天有薪年假的法例,以及降低領取長期服務金的資格。

聯同新蒲崗「興藝」廠十多位熨部工友往兩局議員辦事處請願,要求法律援助處修改法例,使那些在資審裁處敗訴的僱主,若強要向高院上訴時,僱員應獲免費法律援助進行打官司。

90年代:

1990年 -
向十三間大製衣廠調查,反映製衣工人流動性大,指出待遇極需改善。本會成立工作小組,爭取僱主設立公積金制度和設立年獎制度。

本會派出代表往兩局議員辦事處請願,要求當局清晰明確「停工」的定義,指出「法定假期」及「有薪年假」不應作為開工日計算。

新蒲崗「華大」廠歲晚結束,本會聯同百多員工追討遣散費。

本會派出代表往勞工處請願,要求當局修例,使「僱員」的定義包括製衣行業受僱的「包頭」及其工人。保障這些僱員享有僱佣法例的權益。
1991年 -
本會會員代表大會反映製衣業開工不足,強烈反對港府放寬輸入外勞。

十多位外勞被主剋扣工資,又被解僱並限期離港。本會協助追討欠薪並要求有關方面准許延期離港及代尋找工作。提出當局應嚴懲扣外勞工資的僱主。

會代表大會提出港府當局應積極切實執行「產地來源證條例」,加強打擊「潛水」 製成品,保障本地工人就業。
1992年 -
官塘「興豐」廠結束,僱主拖欠百多位員五百多萬元工資及遣散費。本會聯同該廠員工往往兩議員辦事處及港督府請願,追討欠薪及遣散費等補償。
1993年 -
沙田「歐達詩」廠結束,三百多位員工追討欠薪及遣散費,本會予以協助。

本會會員代表大會指出製衣行業生產下降,工人轉業困難,提出港府應停止輸入外勞,積極對需要轉業的人士提供再培訓機會,並設法為失業人士尋找工作。

新蒲崗「永泰」廠百多員工被僱主拖欠工資及雙糧等二百萬多元,本會協助追討,以「變相解僱」為理據,獲勝訴。
1994年 - 本會會員代表大會指出對港府的老年退休金計劃表示可以支持。同時認為從長遠來看香港需要有一套既有強制性公積金制度,亦要有社會保險制度的綜合保障制度。
1995年 - 本會會員代表大會反映僱主拖欠薪金、遣散費個案上升。指出勞工處應對違例僱主實施檢控達以嚴懲。
1996年 - 本會擴置彩虹道30號二樓會所,成為28號至34號連貫四個單位三千多呎寬敞的新會所。七月份新會所裝修竣工使用,同時,慶祝本會五十週年金禧會慶。
1997年 - 6月30日在會所舉行慶祝香港回歸晚會,並透過觀看電視轉播交接慶典,7月1日早晨五時許,一批工作人員冒著傾盆大雨到軍營門外,迎接駐港解放軍到港駐防。

本會向社會發表意見,反映製衣業並不是人手不足,而是由於僱員收入無 保障,造成嚴重流失,建議按輸入外勞的「工資中位數」給予本地工人「月薪底薪制」,吸引本地工人回流,增強對從事製衣業的信心。
1998年 - 本會發表會員就業情況調查報告,顯示近半數製衣工人面臨轉業或失業。指出地工人工資只以件工計算,相反,外勞卻能支取月薪,因此,難以吸引轉業工人重投製衣業。促請政府協助製衣業設立「月薪底薪制」,保障本地工人收入。

本會向社會發表意見,就面對製衣工人失業嚴重的處境,指出香港製衣業無論在創匯或提供就業機會,都有重大作用。認為政府對製衣業今後展長,不應讓其自生自滅,而應予以扶助支持。希望政府有關方面積極統籌組成一個班子,集思謀略,研究探討香港製衣業的發展路向。

本會向社會發表聲明,強烈反對紡織業聯會向政府提出要輸入一萬名製衣外勞的建議,指出製衣行業不存在勞工不足,無須輸入外勞。
1999年 - 本會向社會公報會員職業調查情況,顯示製衣生產持續萎縮,工人失業及被迫轉業的情況嚴重,平均工資每月只有五千元。指出有工廠設計苛刻的技術測試以留難本地工人,繼而以聘請不到本地工人為藉口申請輸入外勞。本會認為本地工人起碼應享有外勞的待遇,例如獲得以月薪計的中位數工資收入及為期兩年的聘用合約。

本會舉行記者會,發表聲明表示強烈反對「紡織及製衣業振興委員會」提出的「按比例」大量輸入外勞的建議,指出當局應維持有關本地工人優先就業的規定,防止僱主僱用平價外勞。

新世紀:

2000年 -
向全體會員發出「製衣生產經營和僱員職業待遇情況問卷」,從收回問卷的情況顯示:有三成的公司在本港沒有製衣生產的廠房;有八成的公司或工廠在內地設有製衣工廠;有七 成的公司或工廠有發出貨單到內地生地產;有四成的工廠有從內地取貨品在本港完工;有四 成的公司或工廠的僱員人數不足 30人。生產僱員的收入普遍都在六千元以下;其中四千元以下的佔兩成。從調查情況反映:從事生產的僱員工資偏低;很多公司只是從事貿易,沒有從事製衣生產;普遍的公司或工廠在內地設製衣工廠,發出貨單到內地生產或取回貨品在港完工,本港的製衣經營與內地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2001年 -

本會派出代表參與教統局籌組的「紡織及製衣業訓練委員會技能提升行業小組」並成為委員。

本會代表大會通過參加「製造業總工會」為屬會會員。

2002年 -
本會代表大會向政府重申提出:振興工業,一定要為創造職業。在人力政策方面,一定要保障本地工人先就業的權利;一定要保護本地工人的收入水平。
2003年 -
聯同「製總」舉行記者招待會,就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簡稱:CEPA)」帶來的機遇,要求政府加強「打擊潛水貨」,並反對部份廠商,藉此重提「一拖三」的輸入外勞計劃,以保障本地工人就業。
2004年 -
因應本港製衣業的轉型,本會成立「行業研究小組」。
2005年 - 就政府提出:「製衣及紡織計劃」,舉行多次的記者招待會,及出席香港電台舉辦的「城市論壇」節目,表達本會對「計劃」的建議和主張。並建議勞工顧問委員會主導監察外勞運作,並以專責小組和招聘和培訓中心,處理有關勞工培訓的事宜。
2006年 -

本會主席蕭翠芳代表本會參與「紡織及製衣業人力發展計劃」為委員,負責監察「計劃」的有關事宜,以保障本地工人的權益。

籌備出版慶祝本會60周年誌慶圖片集。

協助由「社區共享資源基金」贊助而成立的「千色服式」工場的顧問工作。

2007年 -

本會慶祝60周年誌慶的《圖片集》正式出版,送贈予會員、同業及友好廠商等、以作留念。

就香港生產力促進局屬下的“製衣示範中心”結束,遣散20多名工人的事件,舉行多次的記者會,批評政府處理不當,扼殺製衣工業的發展,做成員工成為新的失業者。

本會於慶祝61周年聚餐會上,進行首次的「時裝表演」,受到會員同業和嘉賓友好的好評。

本會代表連同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陳婉嫻、香港生產力促進局職工會代表及製衣工藝示範中心員工代表,就「示範中心」結束事件,約見創新科技署署長王錫基,表達不滿和提出對扶持製衣業發展的意見。

2008年 - 本會獲工聯會頒發「鞏固及發展」表現優秀之工會團體優異獎。
2009年 -

本會會員代表大會通過修改會名為:製衣服飾從業員協會

添置新蒲崗大有街1號勤達中心二樓一個物業,作為開展行業活動之用。

本會榮獲「社區投資共享基金」,及由勞工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先生,頒發「關鍵性夥伴獎」,以表揚本會在推動由社會資本支持的計劃,以推動本行業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

2010年 -  
2011年 -

 

2012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