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 > 文章

促進可持續生產與消費的碳標籤機制

文章來源:CTA 中國紡織及成衣

碳標籤是為實現低碳經濟應運而生的機制,也是下一個全球綠色通行證。碳標籤可以賦予消費者知情權,根據所標示的溫室氣體排放量選擇購買低碳產品,以促進企業不斷進行低碳技術更新。Carbon Label, the next green pass, is a product under the low-carbon economy. With the label, customers can make more informative choices to choose products with less greenhouse emissions. Enterprises are also urged to upgrade technology towards reduced carbon emission.

可持續發展被定義為既要滿足當代的發展需求,又不破壞後代的發展能力。


於1987年在東京召開的世界環境與發展大會上,可持續發展被定義為既要滿足當代的發展需求,又不破壞後代的發展能力。

1992年,聯合國在巴西裡約熱內盧召開了首次地球峰會,第一次在全球範圍內確認了可持續發展的內涵和任務:在經濟方面,改變傳統的“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為特徵的生產模式和消費模式,提高經濟活動中的效益,節約資源,減少廢棄物和污染;在生態方面,發展必須有限制,沒有限制就沒有發展的持續;在社會方面,社會公平是環境保護可以實現的機制和目標。

換句話說,人類可持續發展中,經濟可持續是基礎,生態可持續是條件,社會可持續是目的,經濟、環境和社會是可持續發展的三個支柱。

對於企業而言,必須正視可持續發展帶來的新挑戰,將環境因素與社會因素納入經營與長期發展規劃中;也必須掌握可持續發展技能,運用生命週期評價作為環境管理的工具,制定可持續發展戰略方案。

三類巿場機制:碳貿易、清潔發展和共同實施

低碳經濟著眼於解決氣候變化,而氣候變化問題是環境問題之一。可持續發展所涉及的範圍比低碳經濟要廣,包括經濟、環境和社會問題。低碳經濟是經濟發展、能源消費和人類生活方式的一次變革,也是以低能耗、低污染、低排放為基礎的經濟模式。

低碳經濟和節能減排相同之處在於節約和減少能源消耗,減少排放;不同之處是低碳經濟提倡開發低碳和無碳排放的新能源,如風能、水能、潮汐能、地熱能、太陽能、核能、生物能等。低碳經濟不僅從生產考慮,而且滲透到消費方式、生活方式和生存理念。

《京都議定書》是向低碳經濟發展模式轉變的里程碑,承諾全社會共同努力使六大類溫室氣體,即二氣化碳CO2、甲烷CH4、氧化亞氮N2O、六氟化硫SF6、全氟化碳PFCs和氫氟碳化物HFCs的排放,在1990年水平的基礎上減少5.2%。為了在全社會實現經濟環境利益最大化,《京都議定書》創造了三類巿場機制:碳貿易、清潔發展機制和共同實施,通過巿場手段解決環境問題。

《京都議定書》生效後,歐盟成為首個實施碳貿易的地區,強制參與碳貿易的首批企業是能源、化工、採礦等高耗能和高污染行業。根據這些行業的企業在過去幾年的碳排放情況,歐盟分配給他們許可額度。如果該企業的排放在額度許可以內,則可將未使用的額度出售;反之,如果排放超過了額度,則該企業需要從其它企業購買額度。

儘管在執行過程中暴露出一些問題,但碳貿易機制還是在世界範圍內得到了認可。目前,日本、美國、澳大利亞都已開始執行,中國政府也正在積極對碳貿易制度的實施進行可行性研究。

清潔發展機制是指發達國家的企業可以通過向發展中國家投資和轉讓低碳技術,從而獲得減排額度以抵消自身的減排任務,同時,又為發展中國家帶來經濟發展所需資金和清潔技術。自2005年以來,該機制得到了迅速發展,中國、印度和巴西等發展中國家利用清潔發展機制,在一些新項目開發上獲得了資金和清潔技術。

共同實施與清潔發展機制相同,不同之處在於,是在發達國家之間有減排任務的企業之間相互投資。

以上這些機制提供了靈活的可完成減排任務的方式,從而使得全社會能用較低的成本來實現最大的環境利益。

碳標籤促進持續生產與消費

歐洲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推行兩項生態標籤,成為非常成功的案例。

一是紡織品生態環境標誌,如Eco-Label和Oeko-Tex Standard 100。

法律和行政強制性手段有自身的局限性,它不能保證社會生產的生態效益與經濟效益相協調,致使環境效益也無法得到保障,而巿場機制本身也難以保證環境效益最大化。

解決這些矛盾的途徑就是將行政的強制性與巿場機制的引導性相結合,而紡織品生態標誌正是這樣的機制。自這一機制實行以來,促進了企業不斷進行技術革新和改造,減少或消除產品的環境影響,使消費者購買紡織品時放心和喜愛。

二是電子產品的能效標籤制度,如歐盟要求出售的白色家電產品必須懸掛歐盟能效標籤。

由於生態標籤機制獲得了成功,在解決氣候變化的低碳經濟成為一個主題之後,碳標籤機制便應運而生。

碳標籤作為生態標籤的一種,是促進可持續生產與消費的一個基本手段,創造了一個對企業的節能減排進行經濟回報的巿場機制。通過產品碳標籤賦予消費者知情權,引導其根據溫室氣體排放量選擇購買低碳產品,促使企業不斷進行低碳技術更新。

世界上首個碳標籤誕生在英國,由英國碳信託公司(Carbon Trust)於2008年推出,標屬了某個產品在生命週期中所釋放出的溫室氣體排放總量,也就是碳足跡。產品的碳足跡涉及產品的整個生命週期(從原材料的獲取、產品製造、包裝運輸分銷、產品使用,一直到產品廢棄後處理的整個過程),其後,其它國家也出台了一些自願性和強制性的碳標籤。

法國政府已頒布強制性法令,從2011年11月起,在法國銷售的產品(消費品)必須公佈碳足跡。一些零售商和品牌也在供應鏈中推行低碳政策,或是對產品進行碳標識,以便能夠領引低碳潮流,獲得更大的發展。

樂購(Tesco)是英國碳基金公司的合作夥伴,從一開始就參予其中。它提出的低碳目標之一,是對經銷的7萬多種商品全部進行碳標識,目前已經在自有的200多種商品上懸掛了碳標籤。沃爾瑪作為全球最大零售商之一,將在2014年前完成對10萬個供貨商提供的商品進行能耗、物耗和排放評估,重點對像是中國。

法國的Casino對自有品牌中的約3000種商品進行碳標識。另外,瑞士知名零售商Migros和Coop、英國Mark & Spencer、美國戴爾(Dell)、蘋果(Apple)和德國Otto、西班牙李維斯(Levi's)、美國阿迪達斯(Adidas)和耐克(Nike)、瑞典H&M等都推出有相應的計劃和碳標籤。

伴隨著碳標籤制度的發展,產品的碳足跡核算和供應鏈的低碳管理也逐漸成為了未來許多品牌和零售商的節能減排任務之一。因此,一些知名品牌和零售商都開始了對產品的碳足跡核算工作。他們往往是選取銷售量大、環境影響大的產品先期進行核算,之後制定出相應的減排目標和行動計劃和方案。

位於上游供應鏈的製造業正愈來愈感到碳足跡趨勢的影響和壓力,一些供應商被告知需要進行碳計算,提供企業或某一產品的物耗、能耗等數據。雖然碳標籤機制主要針對消費品,但對供應鏈中包括染料(顏料)、助劑及其它化學品也有很大影響,這些企業也需進行碳核算和碳足跡核算,提供給下游用戶。不少供貨商看到其中蘊藏的商業機會,已經開始考慮或從事碳足跡核算與認證,特別是一些符合生態環保、節能排減的新品種,以在競爭中脫穎而出。

碳標籤對中國製造企業的低碳轉型將產生不小的影響。據悉,中國已激活了中國低碳標籤制度的研究工作,除了政府機構外,一些大型著名製造企業可率先推出節能減排和社會可持續發展的低碳標誌。

碳足跡核算——未來企業的環境管理目標和手段

碳標籤制度的發展,使一些國家開始將碳標籤強制化,通過建立一定的機制,在社會上樹立可持續生產和消費。另外,一些大公司通過產品碳足跡核算,進行企業內部和供應鏈的環境勣效管理與控制,通過碳標籤與消費者交流。在政府政策、巿場機制和大型企業的推動下,產品碳足跡核算將成為未來企業的環境管理目標和手段之一。

產品的碳足跡是指產品在整個生命週期中,直接或間接釋放的溫室氣體總量。目前已知溫室氣體有100多種,但是產品碳足跡要求的是《京都議定書》減排的6種溫室氣體。由於不同的溫室氣體其溫室效應不同,用溫室效應因子表示,或稱為全球變暖潛能值GWP(Global Warming Potential)。

為簡化起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業委員會(IPCC)於2007年假設二氧化碳的GWP為1,其它溫室氣體可以通過它們各自的GWP轉換成二氧化碳當量,例如甲烷的GWP值為25,一個單位的甲烷釋放量相當於25個單位的二氧化碳,從而可以對產品的溫室效應進行比較。其它溫室氣體的GWP值分別如下:氧化亞氦為298、氫氟碳化合物為124~14800、六氟化硫為22800、全氟碳化物為7390~12200。

產品的生命週期過程,通常是指原料的獲取、產品生產、產品包裝、分銷運輸、產品使用和處置、廢棄後再生利用等,對於許多中間產品而言——如染料廠的中間體、印染廠的染料與助劑——在進行碳足跡核算時,可以將產品的生命週期定義為從原材料獲取到完成中間生產加工,再把產品送到下游加工廠。

通過對產品碳足跡進行核算,企業可以瞭解在整個生命週期中產品的排放熱源和污染源,從而制訂相應的節能減排目標和計劃。同時可以對溫室效應進行量化評價,也為比較同類產品或不同類產品進行環境續效和環境成本提供依據。因此,產品碳足跡也是企業進行環境管理、產品低碳設計和改進的工具之一。

進行產品的碳足跡核算,需要使用生命週期評估(LCA)的方法(ISO 14040),其生命週期清單LCI(Life Cycle Inventory)是生命週期評價的基礎,LCI是LCA的基本數據的一種表達,產品在整個生命週期過程的資源、能源消耗和向環境的排放,包括廢氣、廢水,固體廢棄物及其它環境釋放物。通過產品系統的輸入和輸出,可以瞭解企業的物耗、能耗以及環境表現。通過LCI的建立及對清單的分析,就可以得到產品在生命週期過程中的碳足跡。通過LCA的評估,產品在各個階段的能耗、物耗和排放數據都得以量化,由此瞭解哪些環節對產品的環境影響較大,瞭解哪些材料、資源或能源的使用對產品的環境影響較大。

今年7月1日,法國關於消費品需要強制申報碳足跡得法規開始試運行,11月起,相關企業必須公佈碳足跡,可以預見,歐洲隨之又將掀起新一輪立法,未來不久,國內企業出口將面臨的壓力會加大。  

陳榮圻是中國染料工業專家顧問團高級顧問及上海塗料染料行業協會高級顧問。

Chen Rongqi is senior adviser of delegation of China dyestuff technical experts and Shanghai dope dyestuff trade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