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聯職安健協會有限公司(簡稱工聯職安健協會)成立於2013年5月,為非牟利慈善團體(稅務局檔案號碼:91/126),服務宗旨是關注全港僱員的職業安全健康的需要,透過多元化的服務,協助受傷的工友,提供適當的支援服務。


◆ 提供即時經濟援助
◆ 向受傷工友/死者家屬提供情緒支援服務
◆ 跟進職業復康個案
◆ 提供各類型康復訓練
◆ 宣傳推動職業安全健康訊息



 

工聯會內地諮詢服務中心一直堅持以合情、合理、合法的原則,為在內地的港人提供法律、工作、投資、學習等方面的諮詢服務,促進粵港兩地的合作及交流。如有任何需要,可致電5個中心的熱線:

廣州中心 (8620)8339 0648;
深圳中心 (86755)8225 1818;
東莞中心 (86769)2223 0320;
惠州中心 (86752)2202 123;
中山中心 (86780)8575 1383。

網頁:http://www.ftu.org.hk/zh-hant/social?id=73

 

 


工聯會-綜合退休保障方案的建議內容

more...


「發揮工會作用,維護就業」

去年12月中,本會接到由政府全資附屬中的一個機構的工會,提供一個由管理層非正通知的訊息,其屬下機構以公司模營運的某製衣工場,有可能在近期結業。此工場已成立了十多年,成立目的是為了推展香港製衣業,向高新技術和高質量方面發展。同時亦為各製衣院校的學生,為其設計的服裝而提供生產;也為一些中、少廠商提供生產一些高質量的貨辦,協助本港製衣業的發展和示範作用。

在首次與部份員工會面後,由於對工會作用認識不深,加上某些人發出負面的言論,動搖了員工爭取權益的信心。為此,本會聯同該機構的工會代表,多次與20多名員工會面,鼓勵他們增強信心和整體團結性,信任工會是為維護他們利益而提供服務的。


隨後,本會及友會代表聯同員工代表,主動約見管理層會面,要求將員工的訴求,向董事會反映。會議中工會及員工代表提出不應草率將這工場結業,扼殺和違背當初成立的原意,製造更多的失業者。如真的結業的話,應有作內部調職的可能性和機制;其次是作出遣散決定,員工的補償水平,要與之前同類機構遣散員工補償的數額相約。會後,有關董事會對是否結束這工場的會議,作出無限期的擱置,員工的職業亦暫得以保持。 (2007-03)





近期有多間製衣廠相繼大量裁減車間工友,這會對工人的職業生活有一定的影響。一方面廠商叫喊人手不足,那邊廂卻出現解僱本地工人的情況,事件顯示現時本行業工友就業狀況不甚理想。這種現象的發生,是否與「計劃」有關?本會將繼續密切關注有關事件的發展。對於受到有關裁員和可能會影響到的工友,本會派出代表到元朗區探訪,對這些受到影響的工友進行關心和瞭解情況,並給予支持和提供有關的服務。




「求職心切,易中陷阱!」

由於本港經濟結構經多年的轉型,製造業大多數外移,逼使一大批工人處於失業或半失業的境況。現時一些年紀較大、文化和技術較低的男士,要覓得一份工作甚為困難。基於此種狀況,一些騙徒掌握了這些人士急於求得工作的心態,處心積慮佈下陷阱以各種手法或暴力,達至騙取受害者的金錢。

近期,本會有一位會員,接到一個自稱為「某人」的電話,問他現時有否工作,並可介紹工作給他而待遇也不錯,但工作地點在深圳。而這個「某人」也確實是他的朋友,因此這位會員不虞有詐,到約定的地點會合另一人一同前往深圳見工,而「某人」以種種理由沒有出現。到達深圳後乘計程車前往一個陌生的地方,但隨即被多名惡漢禁錮並搜掠其身上財物、手機和其朋友的電話號碼等資料,並用受害者的提款咭將款項取走,及威嚇要受害人在港的親人存款到指定帳戶,最終這位會員損失了四萬多港元才能脫離險境。

及後,這位會員所熟悉的朋友,又分別接到用受害會員名義的電話,以同樣介紹工作的手法去行騙。當中又有一人亦被騙到深圳,並在等候僱主期間誘騙其參與賭局,但在第一局已經輸去十萬元,而騙徒扮有善心只收五萬元,強迫受害人簽下欠單,取去其個人及朋友的資料才讓他離去。騙徒就是利用取得受害人朋友的資料,周而復始的去行騙。

因此,接到一些似是而非的電話提供工作介紹時,大家要提高警覺,不能掉以輕心,應要小心求證,亦不要隨便與陌生人會面或到外地,以免招致財物的損失和身體受到傷害。




「簽署文件應慎重,免招損失嘆奈何!」

珍姐受僱於某公司工作己三年多,每天工作只需要四個小時。見工時,僱主只交待其工作的性質和報酬,並說半天工作只是兼職,公司不會給予任何福利及假期。珍姐亦對勞工法例不甚了了,因此接受了這份工作。某天,公司負責人突然將珍姐即時解僱,但只給予年資的補償,而珍姐在不知道自己應得的利益,及在心慌意亂的情況下,並沒有看清內文和詳細思考的情況下,簽署一份文件和收取了補償的款項就離開了。事後,經與朋友傾談後,才知道僱主尚欠多年來沒有給予的休息日、法定假期和年假工資共二萬多的補償給她。經與僱主交涉不果,亦經勞工處調解無效,只好向勞資審裁處提出申索追討上列的補償。

但是,僱主向勞資審裁處出示一份文件,上列珍姐收取的款額和簽名,並顯示珍姐同意收取了補償後,同意不再作出其他款額的索償。所以,公司不會再給予其他補償。至此,珍姐的索償失去法理的依據,如果正式審理的話,敗訴的機會是非常高的。因此,珍姐只有無奈接受公司給予額外的伍千元作為和解,來結束這宗索償。

然而,在勞資雙方的關係上,不應存有是否兼職的概念,任何員工只要符合勞工法例的規定:在連續的四個星期內,每個星期為僱主工作滿18小時或以上,就受到勞工法例的保障,可以享有法例所規定的各項權利和福利。但最重要的是,從上述個案顯示,任何的情況下,在簽署任何文件時,必須詳細閱讀瞭解內容,或向工會諮詢;或與家人商討後才好簽署,否則,草率簽署就會損害本身的利益,嘆句奈何!